幽香的话

瓶里的夜百合告诉我
黄昏正在走近
阵阵的幽香
和着暗下去的天光
让我停下倾听
百合的话

夜夜在重复愿望
明知不过是短暂的幽香
却总邀来黄昏的脚步
接着黑暗将她围绕
当月亮照见他们时
已是夜深寂静
只有受启示的夜空
洒下滋润的露水

黎明一再告别
脚步声渐渐走远
雪白的百合在微风中摇曳
不再计算时间
不再等待,不再焦虑
沉入不会醒来的深睡
和梦一样没有体积
在缥缈中离开世界

片刻

今天,山走出来了
格外的青
格外的近
就在我的长窗前
显示每一条竖褶和横纹
我似乎能抚摸它的脊背
像一只亲热的猫

雨后不情愿的天空
在画布上涂抹着
灰、橙、黄色的光
海水突然变绿。


想象守候窗口
等待朋友的古人
望尽那两山间的海面
只等着远处渺小的舢板
沉浮、飘现
在浪中
许诺着
一个宝贵的午后
倚枕闲酌
听峡口的风声

虽然,也只是
擦身而过的片刻
在闹市里
相互投掷会意的一瞥
又重新消失在烟雨迷茫中。


一九九一年一月八日于沙田

雨后的马鞍山

若没有云的否定
哪里有山的苍葱?


几天烟雨、迷雾
消散了。
云团、云片
长着长长短短的脚
从马鞍背后爬上来
一步、一团、一片在行走
征服着山的高昂

云过后,山隐消
队伍过后,山
夺回阵地
带着惊人的曲线
显示苍绿的尖峰
重占灰色的天空

否定只织成飘逸
围着长长的白纱
缥缈变幻的裙衫

若没有云的嬉戏
哪里有山的凝聚
苍劲,
翠昂……

一九九一年于沙田

对自己的悼词

一个阴郁闷热的八月清晨
亡者从园子里走进来
拿着黄色、橙红、暗紫、雪白的月季
和潇洒自如的金银花枝条
它说
在生活七十年后悟到
真的宝石似假
假的宝石似真
一场真假难辨的游戏
即将结束。


你一直挣扎在两个漩涡之间
两块相撞的地壳板间
那海啸,地震,
都发生在平静的躯壳里。


宇宙提供黑色的空间
星群在黑暗中放光
旋转自如
历史用肉体和死亡填充时间
两个漩涡在相切时相冲撞
在相背时互相遗弃

一个要像飞鸟样自在
像爱情样芬芳四溢
像闪电样随意挥起刻刀
将天空也切成碎片

另一个要用自己为圆心
圈出自己的王国
用自己的秤称量人们的灵魂
设计着兴衰、存亡
审视着蚂蚁王国的法律

向往着长乐的世纪之到来
又抛弃不了现实的脚手架
挣扎在两个漩涡之间
你在一个早晨悟到
人类的繁衍之地是孩童的天真
不断重复着天真的谬误
直到知识后悔自己的聪明
因为真的宝石似假
假的宝石似真
安息吧
聪明的愚笨

灵魂将得到
它应有的自由
一但走出这真假的谜团
时间是那高速铁轨
开出真假游乐园。

从此在那变幻莫测的云端里
你沐浴着夕阳的微光
缥缈而自由地翱翔
在太空的黑暗中
你的羽毛也像星辰样发光

一九九零年夏,时在读《书写与歧异》

魔术师掌上的鸽子

愤怒:
因为纯真、和平
沦为欺骗的工具

低下头看见
自己在魔术师的掌上
展开翅膀
只有飞翔的姿态

他终于让你飞开
但只在
下场演出之前。

早晨,我在雨里采花

(在梦中字被当成物:Words are often treated as things in dreams……--弗洛伊德)

丝丝的,绵绵的
像是穿过半个世纪的爱情
青春在灰暗的晨空下
不停地,停停又下下
混在白玉簪的浓郁中

黑绸子的裤脚和月季枝相缠
黑尼龙伞发出压抑的感觉
在伞下昆明一望无际的蓝空
和它的寂寞的苍鹰的盘旋
不会离去。
从月季走向金银藤

采集来的各种芳香和雨珠
我不忍将它们和自己一同
送入那陌生的幽暗,那里
无人知晓的空虚浸沉,虽然外面
绵绵的,丝丝的雨
仍会下下,停停,再下下……

一九九零年八月于清华园,时正在读德里达的《书写与歧异》遇到弗洛伊德的话,有所触动,写此诗。

发生在四月昏暗的黄昏

从玻璃窗,紧闭的,渗透进来
一片乌云,在房间里,天花板下流动
树叶像雨落下,淅淅漓漓
埋葬我的肉体,和它的没有熄灭的火焰
一只洁白的鸽子从尸体里飞出
它在高空望着残缺了的丑恶的墙
它飞行了几千里,落下在
菩提树下
饥渴地想到:有没有一家屋顶
一处广场,一个教堂的尖顶,能接受
漂流的雨云。


一个儿童伸出鲜嫩的手掌
让它啄食玉米粒
它想着那埋在落叶下的尸体。


一九九零年四月二十五日

给M.L.罗森萨(Rosenthal)*的覆信

尽管天空见到各种飞翔的奇迹
真正能飞,从昨天到明天的
只有想象和记忆
它们的翅膀比羽毛轻,比钢铁硬
当我在一九八九年底收到你的贺卡
我看见一九八六的你
站在一个公寓的电梯里
我们的晚餐是流浪者的薄宴
在电梯门关上的前一刻
我们告别,你有着迷惘的表情
我有着只有中国人能有的苦涩
和坚强的等待,希望、友情
外面是黑暗、寒冷、纽约的不安全区

今年秋天没有让人们感到透明
虽然树叶一样的金黄
我们送走了又一个记忆中的美丽
冬天的干燥侵入我们的思想
沙漠还有威吓性的美
我们已经结束了对伟大的承担
而来到冬天的荒漠
动物们悄悄地躲在洞穴里
忍受饥饿的胃肠蠕动
只有勇敢的麻雀
飞出来刺探
找到雪地中的一些杂谷
没有人知道明年的收成

去读诗时我为这样的诗行所震动
"像一位老年的盲者,撩起窗帏,意识到早晨
我知道变化:
在沉寂的一面没有笑容
但当我和鸟儿一同呼吸
愤怒的精神转化成祝福
死者们开始从黑暗中向我的睡眠歌唱。
"**
他还说:
"我让我的叹息延长成歌声
但像一棵树承受了事物的转变。
"***
没有什么能比下面的诗行
更使我愿意告诉你:
"衰老了,我有时哭泣
但在梦中仍然大笑"****

像被但丁送往深渊的人们
我们有时浮出浓雾
向诗人和朋友
说出浸满浓雾的话
我们的飘浮使我们的只言片语
随风吹向你们,我的远方的朋友们
再见,请记住我们曾有过的机遇
再见,我们已被浓雾吞没,再见

* 罗森萨,美国著名诗歌理论家,纽约大学教授诗人,曾访华。

** 瑞德克《内陆之旅》。

*** 瑞德克《变新》。

**** 瑞德克《另外一位》。



卷五:诗人与死

诗人与死(组诗十九首)



是谁,是谁
是谁的有力的手指
折断这冬日的水仙
让白色的汁液溢出

翠绿的,葱白的茎条?

是谁,是谁
是谁的有力的拳头
把这典雅的古瓶砸碎

让生命的汁液
喷出他的胸膛
水仙枯萎

新娘幻灭
是那创造生命的手掌
又将没有唱完的歌索回。




没有唱出的歌
没有做完的梦
在云端向我俯窥
候鸟样飞向迷茫

这里洪荒正在开始
却没有恐龙的气概
历史在纷忙中走失
春天不会轻易到来

带走吧你没有唱出的音符
带走吧你没有画完的梦境
天的那边,地的那面

已经有长长的队伍
带着早已洗净的真情
把我们的故事续编。




严冬在嘲笑我们的悲痛
血腥的风要吞食我们的希望
死者长已矣,生者的脚跟
试探着道路的漫长

伊卡拉斯们乘风而去
母亲们回忆中的苦笑
是固体的泪水在云层中凝聚
从摇篮的无邪到梦中惊叫

没有蜜糖离得开蜂刺
你衰老、孤独、飘摇
正像你那夜半的灯光

你的笔没有写完苦涩的字
伴着你的是沙漠的狂飙
黄沙淹没了早春的门窗。




那双疑虑的眼睛
看着云团后面的夕阳
满怀着幻想和天真
不情愿地被死亡蒙上

那双疑虑的眼睛
总不愿承认黑暗
即使曾穿过死亡的黑影
把怀中难友的尸体陪伴

不知为什么总不肯
从云端走下
承认生活的残酷

不知为什么总不肯
承认幻想的虚假
生活的无法宽恕



我宁愿那是一阵暴雨和雷鸣
在世人都惊呼哭泣时
将这片叶子卷走、撕裂、飞扬入冥冥
而不是这冷漠的误会和过失

让一片仍装满生意的绿叶
被无意中顺手摘下丢进
路边的乱草水沟而消灭
无踪,甚至连水鸟也没有颤惊

命运的荒诞作弄
选中了这一片热情
写下它残酷的幽默

冬树的黑网在雨雪中
迷惘、冷漠、沉静
对春天信仰、虔诚而盲目。




打开你的幻想吧,朋友
那边如浩瀚的大海迷茫
你脱去褪色的衣服,变皱
的皮肤,浸入深蓝色的死亡

这里不值得你依恋,忙碌嘈杂
伸向你的手只想将你推搡
眼睛中的愤怒无法喷发
紧闭的嘴唇,春天也忘记歌唱

狭窄、狭窄的天地
我们在瞎眼的甬道里
踱来踱去,打不开囚窗

黄昏的鸟儿飞回树林去歇栖
等待着的心灵垂下双翼
催眠从天空洒下死亡的月光



右手轻抚左手
异样的感觉,叫做寂寞
有一位诗人挣扎地看守
他心灵的花园在春天的卷末。


时间卷去画幅步步逼近
只剩下右手轻抚左手
一切都突然消失、死寂
生命的退潮不听你的挽留

像风一样旋转为了扫些落叶
却被冬天嘲讽讥笑
那追在身后的咒骂

如今仍在尸体上紧贴
据说不是仇恨,没有吼叫
漂亮的回答:只是工作太忙。




冬天是欣赏枯树的季节
它们用墨笔将蔚蓝切成块块
再多的几何图也不能肢解
那伟大的蓝色只为了艺术的欢快

美妙的碎裂,无数的枝梢
你毕生在体会生命的震撼
你的身影曾在尸堆中晃摇
歌手的死亡拧断你的哀叹

最终的沉默又一次的断裂
从你脆了的黑枝梢
那伟大的蓝色将你压倒

它的浪花是生命纷纷的落叶
在你消失的生命身后只有海潮
你在蓝色的拥抱中向虚无奔跑



从我们脚下涌起的不是黄土
是万顷潋滟的碧绿
海水殷勤地洗净珊瑚
它那雪白的骸骨无忧无虑

你的第六十九个冬天已经过去
你在耐心地等待一场电火
来把你毕生思考着的最终诗句
在你的洁白的骸骨上铭刻

不管天边再出现什么翻滚的乌云
它们也无能伤害你
你已经带走所有肉体的脆弱

盛开的火焰将用舞蹈把你吸吮
一切美丽的瓷器
因此留下那不谢的奇异花朵



我们都是火烈鸟
终生踩着赤色的火焰
穿过地狱,烧断了天桥
没有发出失去身分的呻吟

然而我们羡慕火烈鸟
在草丛中找到甘甜的清水
在草丛上有无边的天空邈邈
它们会突然起飞,鲜红的细脚后垂

狂想的懒熊也曾在梦中
起飞
翻身

却像一个蹩脚的杂技英雄
殒坠
无声

十一

冬天已经过去,幸福真的不远吗
你的死结束了你的第六十九个冬天
疯狂的雪莱曾妄想西风把
残酷的现实赶走,吹远。


在冬夭之后仍然是冬天,仍然
是冬天,无穷尽的冬天
今早你这样使我相信,纠缠
不清的索债人,每天在我的门前

我们焚烧了你的残余
然而那还远远不足
几千年的债务

倾家荡产,也许
还要烧去你的诗束
填满贪婪的焚尸炉

十二

没有奥菲亚斯拿着他的弦琴
去那里寻找你
他以为应当是你用你的诗情
来这里找他呢

你的白天是这里的黑夜
你的痛苦在那里消失得
无影无踪,树叶
幸福地轻语,夜莺不需要藏躲

你不再睁开眼睛
却看到从来不曾看到
的神奇光景

情人的口袋不装爱情
法官的小槌被盗
因此无限期延迟开庭。


十三

在这奥菲亚斯走过的地道
你拿到这第十三首诗,你
痛苦而愤怒,憎恨这朕兆
意味着通行的不祥痕迹

然而这实在是通行证的底片
若将它对淮阳光
黑的是你的睑庞
你的头发透明通亮

你茫然考虑是不是这里的一切
和世间颠倒
你的行囊要重新过秤

然而鬼们告诉你不要自欺
现在你正将颠倒的再颠倒
世间从未认真地给你过秤

十四

你走过那山阴小道
忽然来到一片林地
世界立即成了被黑洞
吸收的一颗沙砾

掌管天秤的女神曾
向你出示新的图表
天文数的计量词
令你惊愕地抛弃狭小

人间原来只是一条鸡肠
绕绕曲曲臭臭烘烘
塞满泥沙和掠来的不消化

只有在你被完全逐出鸡肠
来到洗净污染的遗忘湖
才能走近天体的耀眼光华

十五

那为你哭泣的人们应当
哭泣他们自己,那为你的死
愤怒的人们不能责怪上帝
死亡跟在身后,一个鬼祟的影子

你有许多未了的心愿像蚕丝
如果能织成一片晴空……
但黑云不会放过你的默想
雷爆从天空驰下击中

你的理想只是飘摇的蛛网
几千年没有人织成
几千年的一场美梦

只有走出祭坛的广场
离开雅典和埃及的古城
别忘记带着你的夜行时的马灯。


十六

五月,肌肤告诉我太阳的存在
很温存,还没有开始暴虐
我闭上眼睛,假装不知道谁在主宰
拖延,是所有这儿的大脑的策略

尸骨正在感觉生的潮气
离开火葬场已经两个月
污染的大气甚至不放弃
那从炉中拾回的残缺

也许应当一次又一次地洗涤
用火焰,
用焚烧

这里没有檀木建成的葬堆
也没有洒上玫瑰、月季、兰花的娇艳
只有沉默的送葬者洒上乌云般的困恼。


十七

眼睛是冰冻的荷塘
流水已经枯干,我的第69个冬天
站在死亡的边卡送走死亡
天边有驼队向无人熟悉的国度迁移

欢乐的葡萄不会急着追问下场
香醇的红酒也忘记了根由
一个个音符才联成合唱
也许是愤怒,也许是温柔

整体不过是碎片的组成
碎片改组,又产生新的整体
短视的匠人以为到了终极

围上眼睛,任肢体在大地横陈
蚕与蛹,毛虫和蝴蝶的交替
洒在湖山上,像雨的是这个“自己”

十八

他们用时间的极光刀
在我们的身体上切割
白色的脑纹是抹不掉
的录像带,我们的录音盒

被击碎,逃出刺耳的歌
疯狂的诗人捧着淤血的心
去见上帝或者魔鬼
反正他们都是球星

将一颗心踢给中锋
用它来射门
好记上那致命的一分

欢呼像野外的风
穿过血滴飞奔
诗人的心入网,那是坟。


十九

当古老化装成新生
遮盖着头上的天空
依恋着丑恶的老皮层层
畏惧新生的痛苦

今天,抽去空气的汽球
老皮紧紧贴在我的身上
它昔日的生命已经偷偷逃走
水生的它是我的痛苦的死亡

将我尚未闭上的眼睛
投射向远方
那里有北极光的瑰丽

诗人,你的最后沉寂
像无声的极光
比我们更自由地嬉戏。

生的美:痛苦,斗争,忍受

剥啄,剥啄,剥啄,
你是那古树上的啄木鸟,
在我沉默的心上不住的旋绕
你知道这里藏躲有懦怯的虫子
请瞧我多么顺从的展开了四肢

冲击,冲击,冲击,
海啸飞似的挟卷起海涛
朝向高竖的绝壁下奔跑
每一个冷漠的拒绝
更搅动大海的血液

沉默,沉默,沉默,
像树木无言地把茂绿合弃
在地壳下忍受黑暗和压挤
只有当痛苦深深浸透了身体
灵魂才能燃烧,吐出光和力。

人力车夫

举起,永远地举起,他的腿
在这痛苦的世界上奔跑,好像不会停留的水
用那没有痛苦的姿态,痛苦早已经昏睡,
在时间里,仍能屹立的人
他是这古老土地的坚忍的化身。


是谁在和他赛跑?

死亡,死亡,它想拥抱
这生命的马拉松赛者。

若是他输了,就为死亡所掳
若是他赢了,也听不见凯歌
海洋上飘起微风,在说
这是可耻的奇迹
就这样,古老的光荣
变成了:科学的耻辱.

对于
天空的风云,地上的不平
早出的方向,夜归的路径
他不能预知,也不能设计
他的回答只是颠扑不破的沉默
路人的希望支配着他
他的希望被掷在赂旁
一个失去目的者为他人的目的生活

只有当每一次终止的时候
他喘息地伸出污秽的手
(反省吧,反省吧,我向你们请求:
这些污秽的肌肤下流着清洁的血
那些请洁的手指里流着污秽的血
什么才是我们的羞耻?

那污秽的血,还是那污秽的手?

他用那饥俄的双足为你们描绘
通向千万个不同的目标的路径

(在千万个目的满足后,你们可合
也为那窒息的他的目的想出一条路径?

(那不是没有,不是没有
它已成为所有人的祈求
现在在遥远的朦胧里等侯
它需要我们全体的手,全体的足
无论饥饿的或是满足的,去拔除
蔓生的野草,踏出一条坦途。

举起,永远地举起,他的腿
奔跑,一条与生命同始终的漫长道路
寒冷的风,饥饿的雨,死亡的雷电里
举起,永远地举起,他的腿。

来到

那轻轻来到他们心里的
不是一根箭,
那太鲁莽了;

也不是一艘帆船,
那太迟缓了,
却是一口温暖的吹嘘,
好像在雪天里
一个老人吹着他将熄的灰烬;

在春天的夜里
上帝吹着沉黑的大地;

在幸福来到之前。

所需要的是
那么一种严肃与仁慈。


于是才能像幻境的泄露,
他们为赞美所惊愕,
你想象一座建筑那样
凝结在月夜的神秘里,
他们听不见彼此的心的声音
好像互相挽着手
站在一片倾逝的瀑布前
只透过那细微的雾珠
看见彼此模糊了的面影。

兽(一幅画)

在它们身后森林是荒漠的城市
用那特殊的风度饲养着居民
贯穿它的阴沉是风的呼吸
那里的夜没有光来撕裂,它们

是忍受一个生命,更其寒冷恐惧
这渗透坚韧的脉管,循环在咸涩
的鲜血里直到它们忧郁
的眼睛映出整个荒野的寂寞

使你羞耻的是你的狭窄和多变,
言语只遗漏了思想,知识带来了
偏见,还不如让粗犷的风吹遍

和不怜悯的寒冷来鞭策
而后注入拙笨的形态里
一个生命的新鲜强烈。

雕刻者之歌

春天,夏天,秋天,冬天
我掩起我的耳朵,遮着我的眼睛
不要知晓那飞跃的鸟,和它的鸣声,
还有那繁盛的花木和其间的微风
我的石头向我低语:宁静,宁静,宁静

我錾着,凿着,碰着,磨着
在黎明的朦胧里
在黄昏的阴影里
我默视着石面上光影游戏的白足
沉思着石头纹路的微妙地起伏
于是一天,我用我的智慧照见
一尊美丽的造像,她在睡眠,
阖上她的眼睛,等待一双谦逊的手
一颗虔诚的心,来打开大理石的封锁
将她从幽冷的潜藏世界里迎接
到这阳光照耀下的你们的面前

春天,夏天,秋天,冬天
多少次我掩起我的耳朵,遮着我的眼睛
为了我的石头在向我说:宁静,宁静
开始工作时,我退入孤寂的世界
那里没有会凋谢的花,没有有终止的歌唱
完成工作时,我重新回到你们之间
这里我的造像将使你们的生命增长

这不是遗弃,
是暂时的分离
说从无生命里唤醒生命
他所需要的专诚和寂静
使他暂时忘记他自己的生命
那在有限时间里回旋沸腾的河流
我对于你们没有遗弃,假如有
只是因为我要在你们之间永远停留。

垂死的高卢人

(The Dying Gaul)


他好像突然地跌到了,在
死亡的拱门前,犹自用一只手臂
支撑那山样倾颓的身体,
生命的强烈的知觉正涌集

像为阴郁的云翳遮盖的前额,
啊,这里,垂死的高卢人在想着
生命里最后的一个思想,喝
着苦酒,独自地向死亡之杯呷啜

虽然你看见在他微俯的头额上
生命犹在闪动着明亮的双翼翱翔
但是已经开始的必会不断增长

落日放出最后的灿烂
但,远处绵延的峰峦
他的四肢,已沉入阴暗。

一瞥

Rembrandt: Young Girl at an Open Half-door*

优美的是那消失入阴影的双肩,
和闭锁着丰富如果园的胸膛
只有光辉的脸庞像一个梦的骤现
遥遥的呼应着歇在矮门上的手,纤长。


从日历的树上,时间的河又载走一片落叶
半垂的眸子,谜样,流露出昏眩的静默
不变的从容对于有限的生命也正是匆忙
在一个偶然的黄昏,她抛入多变的世界这长住的一瞥。


注:此诗是关于荷兰画家伦伯朗的一幅叫《门口的年轻女子》的画的。

思与无(组诗)

埋在金宇塔中的期望


从我朦胧的心里:走出来,走出来吧
柳芽在探头,鹅黄色
为什么你将时间锁在金字塔内
让烛光照入那死寂之国
 
金色的书
页页记载着计划
但何尝实现
只是抚慰了我的心
 
我将这扇门掩上
轻轻,不惊动灰尘
只是,墓
早已被盗空。



未知


我们每天去游泳
游向未知 那已知的
如哥伦布的大陆和岛屿
 
我们每天去游泳
一部无法全解的书
那已解的开始落尘埃
 
生命正是那本书
它的无法全解
让我们不能满足
 
未来永远无解
我们每天游向它
只是绘下自己的航线。

 
历史是无数的航海日记
有一句相同的话:
生之欢乐在无解中。



窗内窗外


窗外的紫丁香
发狂地喷着香雾
花影剪碎了窗户
 
窗内的君子兰
悠悠地抽出
墨绿的长叶,凝思。

 
前天的童年
洒满了一河细水
金色的闪光
 
今天的暮年
带着它的星光
流向远远的明天


痕迹


黄色的沙发上留下坐痕
白蓝花的杯上留下茶渍
唯有时间的脚步没有留下足印
它已经走出这间静寂的客厅
消失在门外,划上句号
我呆呆地听着,竟没有一声门响。



离去


是钢骨、铁架 树干不动
才有碎叶细羽的婆娑
鸟儿飞来 飞去
用炭笔画下踪迹
 
谁不曾有过这样的年华?

只是没有凫鸟能饮尽蓝色的海水
那喝饱了的
静静离去,没有人知道它飞到哪里。



问题


有多少 乘鹤入云寻找你
有多少 凝眸远山等侯你
你的隐隐显显 超出了多少
心灵的追逐 梦里的寻觅
 
从吸入第一口尘世的气息
到疯狂地奔驰在公路上
直至夕阳徐徐踏过峰巅
松树显出它不会衰老的躯干
 
你的葡萄酿出紫红的浆液
月季不再争先送来芬芳
一个宁谧的夜晚我听见
泥土的呼唤。
问题找到了答案


不允许占有的梦


欢笑 惊呼 像风样来去
那里冬天已经忘记自己在
盛开的海棠丛中 高大的棕榈
变得孩子样纯真 摇摆着羽毛
 
写完说来就来了 拖着黑白的礼服
飞进树顶的宫殿 也有海浪声
撩起银发 围着诗人的小屋
有人在这写下诗篇 也许海浪还记得
 
在空旷的海面上 看不见的是
那鼓起风帆的灵魂 不要相信这
摸触得到的岩石 它们封存着无数的
秘密 已经过去的 都溶在风声浪色里。



赠诗友D君


纵有半天的赤霞
也没能温暖西山苍茫
纵有彻夜的星辰
也没能照亮山径的崎岖
 
如今已是那霜前
半倒的荷塘,却仍
将婴儿般的水珠
托在
 
不愿辞去的
圆叶上,依然
滚动着的是那颗
听得见鬼哭的诗心。
*

*注:D诗人曾写“林间鬼哭”。



十四行诗
——给LT




玄奥的理论,德里达的奇想
曾经如此吸引我 只是今天
你的身影不断走进我的书房
我不由己地沉入深思,渐渐……
 
一幅深紫的帐幔落了下来
一件旧的染过的黑色短衣
一条不太整洁的红领巾在
胸前 委屈 平淡无奇
 
只有母亲知道你的抑郁
为了不让亲友邻里的称赞
种植出一片傲慢的空虚
你的玩具满负伤残
 
早晨的过份灿烂并不保证
夕阳用坚强的脚步走完日程



有一个永远的你在我的记忆之园
童年不能盛开如我的玫瑰
过长的深蓝色裤腿 并不损伤尊严
你踢着路边的石子和冥冥的未来相会
 
迷茫不曾离开你的眼神
微笑少得像森林里的阳光
你的等待是如此严肃认真
在岁月中吸取你那份成长
 
忙碌中我突然发现小树长高
它的长长的手臂伸向我的窗前
坚强地用树干和绿叶轻敲
宣布一个顽强的小小心灵已出现
 
终于听到海洋的呼唤 没有犹豫
你转身、招手、匆匆消失,一条回海的鲸鱼



命运赐给重逢 在最繁忙的
空港——纽约。
开车回家的路上
你屡次迷失 转错了湾 记
错了路 是什么使你神伤?

 
时间长着牙齿 时间是涂改液
它啃去了你的童年嫩枝
在迷惘的眼神里 孩童的亲切
朦胧中一片天真的真挚
 
已是午夜 来到你的堡垒
她是一株依恋河边的垂杨
臂弯里轻轻呼吸幼小的熟睡
我知道你如何运行在一个磁场上
 
这一切让我们忘记种植之苦辛
登上山顶眺望 只见一片绿色欣欣。

遗照纪念父亲

作者∶李魁贤


  父亲神样的眼光
  眺望着远方
  他凝视我的时候
  看到的是我的未来

  即使不在一起生活
  我也感觉到
  他的眼神一直可以
  到达我的身上
  我象他一样努力工作
  是要使他的眼睛
  永远和神一样

  在他火化之后
  我把他的照片挂在墙壁上
  反而感到接近
  感到他的血液在我体内流动
  他眺望远方的眼神
  必定也看到我的血液
  在我的儿女体内流动

四合院

滞留于屋檐的雨滴
提醒,晚秋时节,故人故事
撞开过几代家门的果实
满院都是
每一阵风劫掠梳齿一次
牛血漆成的柜子
可做头饰的鼠牙,一股老味儿
挥之不去
老屋藏秤不藏钟,却藏有
多少神话,唯瓦拾回到
身上,姓比名更重
许多乐器
不在尘世演奏已久,五把锯
收入抽屉,十只金碗碰响额头
不惜钟声,不能传送
顶着杏花
互编发辫,四位姑娘
围着一棵垂柳,早年见过的
神,已随鱼缸移走
指着石马
枝上的樱桃,不用
—一数净,惟有与母亲
于同一时光中的投影
月满床头
作梦就是读报的年龄
秋梨按旧谱相撞,曾
有人截住它,串为词
石棺木车古道城基
越过一片平房屋脊,四合院的
逻辑,纵横的街巷,是从
谁的掌纹上预言了一个广场
一阵扣错衣襟的冷
掌心的零钱,散于桌上
按旧城塌垮的石阶码齐
便一边拾拉着,一边
又漏掉更多的欣喜
把晚年的父亲轻轻抱上膝头
朝向先人朝晨洗面的方向
胡同里磨刀人的吆喝声传来
张望,又一次提高了围墙……
                  

1998


其他诗作

长恨歌

暴躁的脾气,在夜色的
突变下沉静了许多;
四十载的
孀居生活,心如止水的她
突然落下不宜觉察的泪痕。

逝去的年华不论怎样转述,
不论如何地一厢情愿都紧锁
在眉头。
一场大火的余烬,
一块没有烧尽的碳。
燃烧在指引,
我迈开脚步试图有所作为,
试图有所交代。
而她却
突然,现出印在钞票上的
米开朗基罗的脸;
在风沙的
侵蚀下,试图给我留下
足够的空间,试图让时间的
流逝转换成一次久违的
论争。
可口可乐的论争,
持续在季节交换的风口。
回忆
戏谑而愤懑,却适时地犹如
秋风缓缓吹过脸颊。
停顿,
怅怅地呼出悠长的气流,解放报
清新的油墨流星般划过六月
到八月沉闷疲软的夜空。

怯怯的笑容映衬着气候的变迁,
缓缓渗出颗粒细小的汗珠。


2000.8.27

武家坡

看啊,政治的小蛮腰,在
习习凉风的欢送下,迈开
碎步,前呼后拥进了家门。

破败的门楼下,一双小儿女
怯怯的眼神穿过起伏的
落叶灰。
战马嘶鸣,泪眼
汪汪,怎抵欠下的十两雪花银。

耀眼的银光,在昏暗的
变化的烛灯下,发着鬼儿绿。

鬼影匆匆的夜晚,王宝钏
踮着沸腾的小脚,快步在
秋风阵阵的羊肠小道。
政治的
小蛮腰,沸腾着革命的热血。

秋风细雨伴随着娜杰日达,
怀抱铁锅,跨越湍急的气流。

差异在岁月的催促下越发
反复无常。
晴朗的天空,
灰暗的心情,回答不了斑驳的
发丝尖隐藏的恍惚。
丝丝
恍惚夹杂着清凉的夜色。

夜色环抱,他早早地抛下身影。

夜色掩盖了时间的痕迹,
夜色转移了正在确立的审美,
夜色脱兔般跳动在她的胸前。


2000.9.2

念奴娇

乳色汗液在热水滚烫的
包围下,挑出爽心的花招。

叫一声小娇儿,哪来的
如此坏笑。
笑声嘶哑,笑声
在紧跟的风压下,摇摆出
毛茸茸寄居在螃蟹里的液体
意志。
鹅黄的水疱,长势
迅猛。
嫩汪汪的小粉蝶,
在欲望的驱使下持续繁殖
子宫和卵巢癌的故居。

瘦叔叔胖爷爷,花朵鲜艳,
秋风阵阵。
皱巴巴的
北京城,张开松弛的红嘴唇。

黑夜里,耷拉的两片小
窗帘半遮半掩地进出着
态度强硬的棒棒军。
环状
的秋夜,歌声四起。

萨缪尔森精心构筑的圈套,
伴随着微风和崔莺莺急促
的小碎步;
伴随着
流感在人民银行的兑换口,
海关总署的台阶上,
巡道树翠绿的枝叶间,
融化了软绵绵的枕边风。


2000.9.3

后庭花

温侯细碎的嗓音,在陡折
的夹缝间穿行。
优雅的
雉鸡翎,在风压的调节下
缓缓飞行。
早孕的母猫,
董卓的花脸,曹孟德惬意的
笑声,在帷幕和屏风间
风吹杨柳般肆意摆动。

秋日已降临多时,我漫步
在无限铺排的北京城;

蝴蝶在施展美化生活的本领。

初秋的北京,小鼹鼠
加快躲闪的频率;
娜杰
日达,返身踏进狮子的领地。

秋风阵阵,幸福的
翘屁股,犹如花瓣,
落入秋风的圈套。
秋风
延续的历史吹散,但笑声
一片,掌声一片,哭声
惊动了晨练的骑兵。
戏台上
急促的小碎步,快速
滑过一个月后的深秋。

哦秋风吹拂我的脸,秋风
吹散了我的梦,秋风
将涌动的人群吹起一米高。


2000.9.17

明月夜

湿漉漉的梦想,试图让他
弯曲的双肩飞起一米高。

湿漉漉地,他快马穿过
十八年设下的香艳美酒。
秋风
浮动。
薛平贵消瘦的脸颊
在轻轻跃动的京胡声中
渗出丝丝汗珠,轻脆地
滴在戏台上。
斑斓的汗珠
沿戏台蜿蜒消失。
夜静无声,
树叶催动着秋风。
过早
露出的鱼尾纹,在阵阵
秋风的催送下分辨着,
跳跃着。
十八年,湿漉漉
的梦想将他弯曲的双肩
倒挂在一个又一个戏台。

他取出钥匙,打开房门,乘
电梯来到街上。
他慢步
在中秋的街区,邻居们早已
入睡。
他抬手轻轻拭去
额上细小的汗珠。
十八年,
他一次次和王宝钏抱头
痛哭;
哦十八年,耀眼的
盔甲被季节转换成脚下的落叶,
为他演奏着生活的平均律。


200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