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谊论

非才之难,所以自用者实难。
惜乎!
贾生,王者之佐,而不能自用其才也。
夫君子之所取者远,则必有所待;
所就者大,则必有所忍。
古之贤人,皆负可致之才,而卒不能行其万一者,未必皆其时君之罪,或者其自取也。
愚观贾生之论,如其所言,虽三代何以远过?
得君如汉文,犹且以不用死。
然则是天下无尧、舜,终不可有所为耶?
仲尼圣人,历试于天下,苟非大无道之国,皆欲勉强扶持,庶几一日得行其道。
将之荆,先之以冉有,申之以子夏。
君子之欲得其君,如此其勤也。
孟子去齐,三宿而后出昼,犹曰:“王其庶几召我。
”君子之不忍弃其君,如此其厚也。
公孙丑问曰:“夫子何为不豫?
”孟子曰:“方今天下,舍我其谁哉?
而吾何为不豫?
”君子之爱其身,如此其至也。
夫如此而不用,然后知天下果不足与有为,而可以无憾矣。
若贾生者,非汉文之不能用生,生之不能用汉文也。
夫绛侯亲握天子玺而授之文帝,灌婴连兵数十万,以决刘、吕之雌雄,又皆高帝之旧将,此其君臣相得之分,岂特父子骨肉手足哉?
贾生,洛阳之少年。
欲使其一朝之间,尽弃其旧而谋其新,亦已难矣。
为贾生者,上得其君,下得其大臣,如绛、灌之属,优游浸渍而深交之,使天子不疑,大臣不忌,然后举天下而唯吾之所欲为,不过十年,可以得志。
安有立谈之间,而遽为人“痛哭”哉!
观其过湘为赋以吊屈原,纡郁愤闷,趯然有远举之志。
其后以自伤哭泣,至于夭绝。
是亦不善处穷者也。
夫谋之一不见用,则安知终不复用也?
不知默默以待其变,而自残至此。
呜呼!
贾生志大而量小,才有余而识不足也。
古之人,有高世之才,必有遗俗之累。
是故非聪明睿智不惑之主,则不能全其用。
古今称苻坚得王猛于草茅之中,一朝尽斥去其旧臣,而与之谋。
彼其匹夫略有天下之半,其以此哉!
愚深悲生之志,故备论之。
亦使人君得如贾生之臣,则知其有狷介之操,一不见用,则忧伤病沮,不能复振。
而为贾生者,亦谨其所发哉!


  人要有才能并不难,要使自己的才能施展出来实在不容易。
可惜啊,贾谊虽然能够做帝王的辅佐之臣,却未能施展自己的才能。
  夫君子之所取者远,则必有所待;
所就者大,则必有所忍。
古之贤人,皆负可致之才,而卒不能行其万一者,未必皆其时君之罪,或者其自取也。
  君子要想达成长远的目标,就一定要等待时机;
要想成就伟大的功业,就一定要能够忍耐。
古代的贤能之士,都有建功立业的才能,但有些人最终未能施展其才能的万分之一的原因,未必都是当时君王的过错,也有可能是他们自己造成的。
  愚观贾生之论,如其所言,虽三代何以远过?
得君如汉文,犹且以不用死。
然则是天下无尧、舜,终不可有所为耶?
仲尼圣人,历试于天下,苟非大无道之国,皆欲勉强扶持,庶几一日得行其道。
将之荆,先之以冉有,申之以子夏。
君子之欲得其君,如此其勤也。
孟子去齐,三宿而后出昼,犹曰:“王其庶几召我。
”君子之不忍弃其君,如此其厚也。
公孙丑问曰:“夫子何为不豫?
”孟子曰:“方今天下,舍我其谁哉?
而吾何为不豫?
”君子之爱其身,如此其至也。
夫如此而不用,然后知天下果不足与有为,而可以无憾矣。
若贾生者,非汉文之不能用生,生之不能用汉文也。
  我看贾谊的议论,照他所说的规划目标,即使夏、商、周三代的成就又怎能超过他呢?
遇到像汉文帝这样的明君,尚且因未能尽才而郁郁死去,照这样说来,如果天下没有尧、舜那样的圣君,就终身不能有所作为了吗?
孔子是圣人,曾周游天下,只要不是极端无道的国家,他都想勉力扶助,希望终有一天能实践他的政治主张。
将到楚国时,先派冉有去接洽,再派子夏去联络。
君子要想得到国君的重用,就是这样的殷切。
孟子离开齐国时,在昼地住了三夜才出走,还说: “齐宣王大概会召见我的。
”君子不忍心别离他的国君,感情是这样的深厚。
公孙丑向孟子问道:“先生为什么不高兴?
”孟子回答:“当今世界上(治国平天下的人才),除了我还有谁呢?
我为什么要不高兴?
”君子爱惜自己是这样的无微不至。
如果做到了这样,还是得不到施展,那么就应当明白世上果真已没有一个可以共图大业的君主了,也就可以没有遗憾了。
像贾谊这样的人,不是汉文帝不重用他,而是贾谊不能利用汉文帝来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啊!
  夫绛侯亲握天子玺而授之文帝,灌婴连兵数十万,以决刘、吕之雌雄,又皆高帝之旧将,此其君臣相得之分,岂特父子骨肉手足哉?
贾生,洛阳之少年。
欲使其一朝之间,尽弃其旧而谋其新,亦已难矣。
为贾生者,上得其君,下得其大臣,如绛、灌之属,优游浸渍而深交之,使天子不疑,大臣不忌,然后举天下而唯吾之所欲为,不过十年,可以得志。
安有立谈之间,而遽为人“痛哭”哉!
观其过湘为赋以吊屈原,纡郁愤闷,趯然有远举之志。
其后以自伤哭泣,至于夭绝。
是亦不善处穷者也。
夫谋之一不见用,则安知终不复用也?
不知默默以待其变,而自残至此。
呜呼!
贾生志大而量小,才有余而识不足也。
  周勃曾亲手持着皇帝的印玺献给汉文帝,灌婴曾联合数十万兵力,决定过吕、刘两家胜败的命运,他们又都是汉高祖的旧部,他们这种君臣遇合的深厚情分,哪里只是父子骨肉之间的感情所能比拟的呢?
贾谊不过是洛阳的一个青年,要想使汉文帝在一朝一夕之间,就完全抛弃旧有的规章制度,采用他的新主张,也太困难了。
作为贾谊这样的人,应该上面取得皇帝的信任,下面取得大臣的支持,对于周勃、灌婴之类的大臣,要从容地、逐渐地和他们加深交往,使得天子不疑虑,大臣不猜忌,这样以后,整个国家就会按自己的主张去治理了。
不出十年,就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
怎么能在顷刻之间就突然对人痛哭起来呢?
看他路过湘江时作赋凭吊屈原,郁结烦闷,心绪不宁,表露出退隐的思想。
此后,终因经常感伤哭泣,以至于早死,这也真是个不善于身处逆境的人。
谋划一次没有被采用,怎么知道就永远不再被采用呢?
不知道默默地等待形势的变化,而自我摧残到如此地步。
唉,贾谊真是志向远大而气量狭小,才力有余而见识不足。
  古之人,有高世之才,必有遗俗之累。
是故非聪明睿智不惑之主,则不能全其用。
古今称苻坚得王猛于草茅之中,一朝尽斥去其旧臣,而与之谋。
彼其匹夫略有天下之半,其以此哉!
愚深悲生之志,故备论之。
亦使人君得如贾生之臣,则知其有狷介之操,一不见用,则忧伤病沮,不能复振。
而为贾生者,亦谨其所发哉!
  古人有出类拔萃的才能,必然会不合时宜而招致困境,因此没有英明智慧、不受蒙蔽的君主,就不能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
古人和今人都称道苻坚能从草野平民之中起用了王猛,在很短时间内全部斥去了原来的大臣而与王猛商讨军国大事。
苻坚那样一个平常之辈,竟能占据了半个中国,这道理就在于此吧。
我很惋惜贾谊的抱负未能施展,所以对此加以详尽的评论。
同时也要使君主明白:如果得到了像贾谊这样的臣子,就应当了解这类人有孤高不群的性格,一旦不被重用,就会忧伤颓废,不能重新振作起来。
像贾谊这种人,也应该有节制地发泄自己的情感呀,谨慎的对待自己的立身处世啊!

苏轼 宋代

苏轼(1037-1101),北宋文学家、书画家、美食家。字子瞻,号东坡居士。汉族,四川人,葬于颍昌(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一生仕途坎坷,学识渊博,天资极高,诗文书画皆精。其文汪洋恣肆,明白畅达,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诗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艺术表现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对后世有巨大影响,与辛弃疾并称苏辛;书法擅长行书、楷书,能自创新意,用笔丰腴跌宕,有天真烂漫之趣,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画学文同,论画主张神似,提倡“士人画”。著有《苏东坡全集》和《东坡乐府》等。

共 325 首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念奴娇·赤壁怀古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     江城子·密州出猎     题西林壁     记承天寺夜游     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二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蝶恋花·春景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     前赤壁赋     惠崇春江晚景二首     赠刘景文     浣溪沙·簌簌衣巾落枣花     阳关曲·中秋月     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     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     望江南·超然台作     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     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     行香子·秋与     海棠     屈原塔     临江仙·送钱穆父     后赤壁赋     春宵     水调歌头·安石在东海     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花影     水龙吟     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     富人之子     念奴娇·中秋     南乡子·和杨元素时移守密州     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     和子由渑池怀旧     和董传留别     西江月·顷在黄州     东栏梨花     定风波·两两轻红半晕腮     水调歌头·昵昵儿女语     浣溪沙·雪颔霜髯不自惊     琴诗     石钟山记     浣溪沙·端午     留侯论     鹧鸪天·林断山明竹隐墙     水龙吟·黄州梦过栖霞楼     如梦令·水垢何曾相受     满庭芳·蜗角虚名     永遇乐·彭城夜宿燕子楼     行香子·述怀     西江月·梅花     菩萨蛮·回文夏闺怨     喜雨亭记     阮郎归·初夏     浣溪沙·缥缈红妆照浅溪     方山子传     蝶恋花·昨夜秋风来万里     减字木兰花·莺初解语     江城子·前瞻马耳九仙山     守岁     贺新郎·夏景     江神子·恨别     沁园春·孤馆灯青     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一     洞仙歌·冰肌玉骨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     鹊桥仙·七夕     正月二十日与潘郭二生出郊寻春忽记去年是日同至女王城作诗乃和前韵     晁错论     行香子·过七里濑     蝶恋花·雨霰疏疏经泼火     八声甘州·寄参寥子     西江月·平山堂     浣溪沙·送梅庭老赴上党学官     自题金山画像     少年游·润州作     临江仙·夜到扬州席上作     蝶恋花·京口得乡书     卜算子·感旧     菩萨蛮·回文秋闺怨     南乡子·重九涵辉楼呈徐君猷     小儿不畏虎     浣溪沙·咏橘     惠州一绝     虞美人·有美堂赠述古     满江红·怀子由作     东坡     江城子·孤山竹阁送述古     蝶恋花·蝶懒莺慵春过半     江城子·江景     虞美人     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     如梦令·春思     潮州韩文公庙碑     江城子     昭君怨·送别     青玉案·送伯固归吴中     蝶恋花·春事阑珊芳草歇     满江红·寄鄂州朱使君寿昌     行香子·丹阳寄述古     减字木兰花·立春     陌上花三首     杜处士好书画     西江月·重九     有美堂暴雨     蝶恋花·暮春别李公择     临江仙·送王缄     采桑子·润州多景楼与孙巨源相遇     洞仙歌·咏柳     菩萨蛮·湿云不动溪桥冷     蝶恋花     满庭芳·归去来兮     放鹤亭记     超然台记     刑赏忠厚之至论     赵昌寒菊     南歌子·游赏     石苍舒醉墨堂     西江月·别梦已随流水     西江月·咏梅     浣溪沙·渔父     蝶恋花·记得画屏初会遇     南乡子·送述古     浣溪沙·万顷风涛不记苏     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     南歌子·寓意     贾谊论     减字木兰花·春月     醉翁操·琅然     书李世南所画秋景二首     蝶恋花·密州上元     浣溪沙·荷花     凌虚台记     拟孙权答曹操书     点绛唇·红杏飘香     木兰花令·次马中玉韵     南歌子·感旧     李思训画长江绝岛图     鹧鸪天·佳人     望海楼晚景·横风吹雨入楼斜     减字木兰花     稼说送张琥     南乡子·梅花词和杨元素     永遇乐·长忆别时     蝶恋花·送潘大临     浣溪沙·风压轻云贴水飞     木兰花令·梧桐叶上三更雨     三槐堂铭     画堂春·寄子由     浣溪沙·忆旧     临江仙·昨夜渡江何处宿     黠鼠赋     寒食雨二首     浣溪沙·山色横侵蘸晕霞     减字木兰花·花     南歌子·再用前韵     沁园春·情若连环     定风波·红梅     木兰花令·次欧公西湖韵     江城子·腻红匀脸衬檀唇     正月二十日往岐亭郡人潘古郭三人送余于女王城东禅庄院     荔枝叹     新城道中二首     浪淘沙·探春     阳关曲·答李公择     菩萨蛮·回文冬闺怨     范增论     占春芳·红杏了     西江月·送别     腊日游孤山访惠勤惠思二僧     临江仙·惠州改前韵     一丛花·初春病起     水龙吟·赠赵晦之吹笛侍儿     临江仙·风水洞作     醉落魄·离京口作     清平乐·秋词     寓居合江楼     醉蓬莱·重九上君猷     乞校正陆贽奏议进御札子     游兰溪     虞美人·波声拍枕长淮晓     减字木兰花·送赵令     中秋见月和子由     南乡子·自述     满庭芳·三十三年     千秋岁·次韵少游     江神子     点绛唇·闲倚胡床     渔家傲·千古龙蟠并虎踞     如梦令·有寄     上梅直讲书     虞美人·述怀     浣溪沙·旋抹红妆看使君     鹊桥仙·七夕送陈令举     调笑令     醉落魄     天仙子·走马探花花发未     寓居定惠院之东杂花满山有海棠一株土人不知贵也     浣溪沙·菊节     西江月·坐客见和复次韵     端午遍游诸寺得禅字     渔家傲     江城子·梦中了了醉中醒     少年游·端午赠黄守徐君猷     菩萨蛮·春风试手先梅蕊     阮郎归     送金山乡僧归蜀开堂     满庭芳·香叆雕盘     捕蝗至浮云岭山行疲苶有怀子由弟二首·其二     临江仙·冬夜夜寒冰合井     减字木兰花·送东武令赵昶失官归海州     虞美人     浣溪沙·麻叶层层檾叶光     菩萨蛮·回文     送顿起     渔家傲·赠曹光州     虞美人     馈岁     虢国夫人夜游图     西江月     行香子     水龙吟·小沟东接长江     浣溪沙·照日深红暖见鱼     送子由使契丹     菩萨蛮     西江月·闻道双衔凤带     雨中花·夜行船     九日黄楼作     江神子·黄昏犹是雨纤纤     祝英台近·挂轻帆     雨中花慢·邃院重帘何处     红梅三首     次韵舒尧文祈雪雾猪泉     临江仙·赠王友道     蝶恋花     少年游     送欧阳推官赴华州监酒     浣溪沙     渔家傲     生查子·诉别     减字木兰花·银筝旋品     蝶恋花     减字木兰花     浣溪沙·几共查梨到雪霜     瑞鹧鸪·观潮     阳关曲     木兰花令     南乡子·双荔枝     满庭芳     好事近·湖上     南乡子·席上劝李公择酒     浣溪沙     浣溪沙     一斛珠·洛城春晚     虞美人·琵琶     南歌子·湖景     临江仙·疾愈登望湖楼赠项长官     谒金门·秋兴     南歌子·有感     江神子     浣溪沙     浣溪沙     南歌子     减字木兰花·维熊佳梦     南歌子·见说东园好     望江南·暮春     菩萨蛮·夏景回文     西江月·真觉赏瑞香二首     临江仙·冬日即事     三部乐     荷华媚     点绛唇·庚午重九再用前韵     菩萨蛮·咏足     翻香令·金炉犹暖麝煤残     阮郎归     减字木兰花     皂罗特髻     菩萨蛮     南歌子     南歌子     渔父     河满子·湖州作寄益守冯当世     南乡子     临江仙     西江月·再用前韵戏曹子方     菩萨蛮     诉衷情     少年游     浣溪沙     南歌子     减字木兰花·送别     渔父     减字木兰花·江南游女     减字木兰花·以大琉璃杯劝王仲翁     菩萨蛮     南乡子     浣溪沙·方响     南歌子     南歌子     殢人娇     临江仙     乌夜啼     南乡子·有感     浣溪沙     如梦令     好事近     鹊桥仙     调笑令     浣溪沙     浣溪沙     醉落魄     减字木兰花     浣溪沙     渔父     南乡子     减字木兰花     菩萨蛮     殢人娇     浣溪沙     醉落魄     西江月